倾听各国草根真实声音,纵论全球平民眼中世界
龙腾网首页 -> 精华推荐 -> 正文
[精华推荐] 游记:澳门女孩的进藏之旅
2012-12-23 壞得彻底 24608 14 4
文章简介
大家好!还记得我吗?去年暑假一个人去上海的澳门小女生。这样的,本来我是和一个女生朋友约定一齐去旅行的,可是在出发前一天,她家突然发生了一点事,导致她未能动身前行。原定在7月27號出发,可是那天我们並没有踏上去昆明的火车,火车票也就这样报废。所以接下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出发,明天7月29號,便是再次启程的日子......
正文内容

大家好!还记得我吗?去年暑假一个人去上海的澳门小女生。

好像这么久以来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泉,1995年出生,澳门人。

关於这次旅行,还没有开始就遇到一大难题。是这样的,本来我是和一个女生朋友约定一齐去旅行的,可是在出发前一天,她家突然发生了一点事,导致她未能动身前行。原定在7月27號出发,可是那天我们並没有踏上去昆明的火车,火车票也就这样报废。

所以接下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出发,明天7月29號,便是再次启程的日子。可惜太急买不到卧铺票,我只好买了硬座,打算一上火车就立即补票,不然的话就只好硬著头皮捱过去。

来简单介绍一下装备,后背包是Deuter的air contact 40L+10,前背包则是向朋友借的小背包,还有脚架一支(哎呀,必要时还可以用来防狼耶。)

7月29日,坐上了从拱北开往广州的班车,两个半小时候我到了广州省站。在火车站门外的电子萤幕写著原来9:08分开往昆明的火车晚点三个小时二十二分。啊,其实我也没有很意外,因为在中国火车晚点实在是很常见的事。

凌晨三点半,一上火车便立即到五號车厢补卧票,但轮侯补票的人多得很夸张,每个人都手拿著自己的火车票,然后在等待那一丝希望。等了一个小时多,该补的应该都补了,剩下来的应该都是补不了。突然就有一个问我是不是要卧票,他手上有一张上铺的。我看了那张火车票一眼,的确是上铺没错,我二话不说就把差价的钱给他,然后拿著票直奔属於我的车厢。

然后经过了无数次的等待,转车,等待。从昆明到大理,客运北站再到双廊。七月三十一號,我终於到了双廊沧海一粟了(客栈)!

双廊是一个沿洱海而建的小镇,说是小镇倒不如说是一条村子更好。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荣,没有五光十色的灯光,没有商场。可是你能在洱海旁坐上一整天,就望著海,发发呆;或是到逛一下那些转角,你会遇上白族人家,会遇上你意思不到的事。

8月2日,今天房间来了一对广州来的情侣,我终於不用一个人睡一间房了!下午的时候我就带他们到院儿吃东西。

院儿的格局和佈置很舒服,没有过多的摆设和装饰,但却能从中感受到温馨和自由的感觉。

院儿最有名的手干面,是老闆亲手造的的,没味精。有拌的有汤的,我都吃过了,拌的味道比较浓一点,这个是蕃茄鸡蛋汤的,十五元一份。

之后我们就去了玉几岛,我都是逃票进去的。误打误撞就走到了杨丽萍的酒店,是全双廊最贵的酒店RMB6800一个晚上。这样一晚就去掉了我旅费的一大半了,我这种人还是门口拍几张照片算了。



8月6日,我在丽江束河。两年前第一次到玉龙雪山,看到张艺谋执导的印象丽江,完完全全被雪山的宏伟和少数民族的表演震撼了。还记得表演尾声他们有说一句「我们期待在丽江再次看到你。」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是商业化还是真心替我们这群旅客祈愿,但我更愿意相信后者。所以,两年后我又回到这个地方。

九鼎龙潭的水很清澈,很干净。我和一个从上海来的男生一起喝潭水,感觉水很甜,很纯。

这是九鼎龙潭后面的一座小山,我们沿著山路一直走到一半,看到半个丽江的景色。

更忆的是,我在丽江认识了一大班朋友。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有来自上海的复旦叔叔、陕西的印度阿三、广州的大师、研究生、正宗藏人,还有日后在我旅程中重要的旅伴四川的雷昕和在上海读大学的新彊女孩小倩。

我们一起在天堂时光书店看Titanic,一起併饭,一起跳舞,一起玩杀人遊戏,一起聊天......亲爱的你说这种时光永不磨灭多好呢。

我和小倩是在束河的K2青旅认识的,当时我坐在大厅中用电脑,而她则坐在我旁边吃水果。谁知道回到房间才发现她和我是同一间房的,於是她告诉我她是新彊的汉族人,在上海唸大学。我和她相谈甚欢,我告诉她我准备前往香格里拉,一直进藏。她说她在瀘沽湖骑自行车时发生了意外,下巴补了三针,已经打算打道回府了。但就在我们认识的几个小时内,她又觉得和我很投缘,所以决定和我一同前往香格里拉。

8月7日,清晨的束河吹起微风,带点寒意。我和小倩在古城内买了五元的大饼便坐上开往香格里拉的班车。

一路上的风景和前几段已有明显分別,这一路全是高山,河水,途经金沙江和虎跳峡。坐班车的时候总是特別容易入睡,当我再次睁开眼晴的时候我已身在香格里拉古城。

在香格里拉的第一餐,土豆牛肉盖浇饭。RMB12,而且份量很大。老闆是东北人,小倩因为摔伤下巴补了三针而不能吃酱油,辛辣,醋,因为会色素沉澱而留疤,但老闆亦没有嫌我们麻烦。之后陆陆续续我们来了这家店吃了四、五次饭,老闆都热情好客。

第二天我们在青稞青旅认识了两个男生,一个叫姚磊,一个叫小朱,两人刚从雨崩徒步回来。其实这次小倩来云南目的就是为了去雨崩徒步但碍於身体问题而不能完成,她听到当然兴奋,听著归来的旅人滔滔不绝地说著雨崩的神瀑、神湖、神山。但对比起雨崩我反而更想去墨脱徒步(当然墨脱难度更大),或许为了全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神秘感,又或许是为了安妮宝目的莲花......

之后我们一行五个人(还有后来遇到的学弟,其实比我大),清晨就起来。在古城对面的公交站坐一路公交到达松赞林寺,当然我们是不会买门票的。所以决定抄小路进松赞林寺,但谁知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山,於是我们又得要翻过一座山才能看到松赞林寺。

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任何爬山经验,而且我穿的鞋子是普通的跑步鞋。虽然山没有很高,有点斜,但对於我这个严重惧高者来说完全是自我挑战啊!山上牛很多,自然牛粪也很多,踩到牛粪是无可避免的事。多少次,我想放弃,回头一望自己已经爬到这么高,心里的恐惧感更加油然而生。但我知,我不会放弃的,如果我连这小山也征服不了那我要怎样进藏啊?我能做的就只有一直向上走,不要回头望。



爬了概一个多小时,我们终於登顶了!这个高度能看到大半个香格里拉,果然坚持下去是正确的!不然我就没机会看到这风



左起:小朱(看到他脸黑得多不均匀,哈!)小倩 姚磊 小学弟

在古城吃了顿午饭,休整了一会。我们租了二十元的自行车,打算从古城骑行纳帕海,然后环纳帕海一圈。由古城到纳帕海的路上坡蛮多的,我们骑了快一个小时才到达纳帕海。这时他们一直问我有没有感到骑得很辛苦,说真的我感觉不大。小朱一直说著他踏一下走的路是我的两倍。后来我的自行车和姚磊的交换了,我才发现怎么他的自行车那么易骑啊。原来是我挑的自行车变速器坏了!我这下才知道,辛苦姚磊了!

最终,我们骑了大概六个小时,来回总共四十多公里的路。到了古城后我筋疲力尽地摊在椅子上,晚餐和他们一起併饭,吃川菜。本来应该饿翻的我居然食欲不振......是累得太彻底了吗?

睡了一整天的觉,以为今天会精神饱满但却事与愿遗。不断拉肚子,8月10日的中午还是支撑不住,小倩去了人民医院拆线,我去看急诊。感觉不太可靠的医生二话不说就断定我是肠胃炎,开了点药给我。

这晚是最辛苦的一晚,睡到凌晨3点突然自己醒来了,胃里传来令人噁心的感觉,我只感到胃液不断翻腾......居然现在身体发生了状况,我还能走下去吗?我还能走到XZ吗?我还能走到拉萨吗?

我想把小倩叫醒,让她照顾我一下,甚至想求她明天不要去大理,好吗?这一刻我只想有人在我身边,温柔地抚著我的脸庞,跟我说不会离开,会在我身边照顾我,会陪我一起完成旅程。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这样自私,更不应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己的选择,你要到大理过火把节。我以为我不会难过,因为我明瞭大家的身份只是旅人,但早上见到小倩在收拾细软时,我的心特別特別难受,不知道是因为你要离开还是因为病魔来袭的关係。再者,终有一天我们都得面对分离,你会回到上海继续唸大学;

PS:姚磊8月10日成功搭便车到大理,11日小倩和小朱都去了大理,小学弟去了稻城。 我们都只是交错的平行线,曾经擦出绚丽的火花,尔后各奔东西


8月12日,今天一个决定就造了日后进藏的路。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是在丽江认识的其中一个朋友。他叫雷昕,他跟我说现在人在香格里拉,要不要一起吃个饭甚么的。我说没问题啊,然后问了一下他下一站要去哪,他说要搭便车去拉萨。我犹豫了一下,因为当时我正在找人一起进藏,但我却从未想过要搭便车......好吧,我一口答应了他。

就是这个决定令我往后的旅程有著180度的转变......

於是这天我从一直住的青稞搬到了离古城六公里的老谢车马店旅舍。为的就是雷昕和一班认识的朋友都住在那。本来这一晚说有流星雨看的,我们还买了德克士准备在青旅的前院看流星雨,可惜流星没看到,只看到不断在夜空交织的闪电,还有隆隆作响的打雷声。一会儿后旅舍还停电了,於是今天晚上我只能怀著不安入睡,等待著黎明破晓便要背上行囊前往XZ......

8月13日。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清晨的香格里拉依旧带点凉意,穿起了在古城买的彩虹披肩,背上那一点都不甜蜜的负担。就这样,和雷昕,高衡,还有两个要到雨崩徒步的男生,一行五个人坐了从青旅的市区的面包车。到了市区后等雷昕办过某些手续后我们就从三岔路口一直徒步,我隱约记得这条路几天前环纳帕海的时候有经过,鲜明的记忆又从脑海里浮现(自行车、环湖、五个人)......而且沿路还可以远眺松赞林寺。

由於雷昕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次搭车的经验所以他一开始便伸著大拇指,但我一点经验都没有。一开始还是不敢把手伸出来,后来走了好一段路,便一路伸著手一路走。约莫走了个半小时,便有一辆藏族车停下来,问我们去哪。我们回答说德钦,但司机却说不到德钦,这个时候就该问能不能搭我一段了。之后我跟雷昕便跳了上车。

第一次搭便车,司机是两位藏族人,他们说住在金沙江边,所以只能把我们搭到金沙江。好吧,见步行步了。於是到了金沙江边后我们又开始徒步了,后来又拦到一辆车,司机好像是四川人,所以跟同样是四川人的雷昕特別聊得来,我就在后座昏昏欲睡......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尼西交检站。我感觉这边的公安、警察人都特別好。我们刚走过哨冈站打算继续徙步的时候,哨兵就问我们「你们是要搭(便)车的吗?」我说是的。「你可以叫后面交检站的警察帮你们拦车喔。」不得了,一听到这句话我们当然兴奋了但又不好意地再问「真的没问题吗?」他直言「当然没问题,我们都帮过很多像你们的人拦车,之前有个小伙子等了两、三个小时都拦不上车,后来都是我们帮拦的。」

后来警察真的帮我们拦下了一辆车,而这辆车也很顺利的把我们送到奔子栏。就在这时候我们看到早上一起坐面包车要去雨崩徙步的两个男生,他们居然坐在路边吃泡面!好吧,体力透支了一半的我也加入了他们。吃过泡面后又开始徒步,这时是下午两点多,就太阳最猛的时候。一路都是上坡,而且若大的太阳顶在头顶,无情地哂著行走在奔子栏的我们。这段路车蛮多,可是就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徙步了快一个多小时,若然不是脚在动的话我真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
  
行走在国道214上,你甚么都不需要。Just keep on going.

前一辆司机把我们放在一间不知名的旅店门口,此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虽然这边差不多8点天才开始黑,可是我们仍然会担心今天到不了飞来寺。於是我们开始疯狂拦车,就在我举起大拇指不久后便有一辆丰田越野车在我们前方几米处停了下来(这边很多车都是越野车,因为地势顛簸的关係。)

「大哥,能搭我们到飞来寺吗?」

「我们只到德钦。」

「没关係,只要能搭上就好了。」就是这样,我和雷昕匆匆忙忙的上了车。在聊天的过程中得知司机叫李大哥,是藏族人,副驾是另一位纳西族的大哥。后来他们说在中国移动上班,起初我们还以为是普通员工。李大哥请我们吃了水果,他把车子驶到山涧的一旁,叫我们把水果洗净。从雪山流下来的冰雪融水特別冰凉,特別清澈。后来驶到白茫雪山附近,李大哥和纳西族的大哥领著雷昕去摘松茸。他说这边的松茸很多,我就在车上等他们回来。就在他们离开的那段时间,我环视车上的一切,难免心里会有些许不安。视线扫过车尾箱,目光停留在放满中国移动的奖状上,心里愈想愈是疑惑。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旅行论坛 [url=mhtml:file://C:\Users\daijiancheng\Desktop\[連載中___]未成年。一個人的滇藏線 - 第3页.mht!x-usc: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11472]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11472[/url]

良久,他们带著一大袋收成物回来,虽然松茸没有摘到,但却倒是摘了一大堆菌类。

我忍不住开口问「两位大哥,你们是在移动公司哪个岗位工作啊?」

「我们啊......我是德钦分部的老总,他是副总。」这下可是让我惊讶万分了,我们居然坐上移动老总的车,太幸运了吧!

这刻心里除了兴奋之外再找不到更适合的形容词了。

藏族的李大哥说如果第一次见到卡瓦格博就能见到衪全貌的人会非常幸福的。我问「卡瓦格博是甚么啊?」

「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梅里雪山,但这个名字是日本人取的,我们都不这样叫。快到观景台囉,过了这个观景台便是德钦县城了。」就这样,我们一直凝视著窗外的景色,即使稍纵即逝的风景从不在眼眸停留。

「看到吗?对面就是卡瓦格博了,你们真的很幸运了,而且今天天气非常好。」李大哥伸手指向远方-屹立在高原上的雪山。白皑皑的雪山映入眼帘-那雄伟那神秘那高不可攀的神態如今一一赤裸裸地呈现眼前。

晚上8点,我们到了德钦县城。两位大哥还在城内请我们吃了一顿牦牛大餐,他们跟我们聊了很多关於云南XZ的风俗、习惯。本应我们在县城内分別,但李大哥却说「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份,干脆送佛送到西唄,反正也只差十来公里。」啊,真想不到人在异乡还能被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人如此厚待。由衷的感激上天对我们的眷顾,让我们的旅程得以顺利。或许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相遇或分离都有期限。有时我想在这段浮沉不定的旅程中究竟我们得到了甚么?带不走的风景,留不住的人情。但,儘管如此,我仍是相信是能够相遇就已经足够了。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旅行论坛 [url=mhtml:file://C:\Users\daijiancheng\Desktop\[連載中___]未成年。一個人的滇藏線 - 第3页.mht!x-usc: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11472]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11472[/url]

终於到达今天的目的地-飞来寺。高衡早就到了觉色滇乡青旅,而且还帮我们预订了房间。经过一整天都疲惫,我连洗澡都来不及便一头倒在床上。原来人在旅途所需要的东西真的不多,正如现在我需要的不过是一张床,伴隨著掛在天花板的暖黄色灯光和楼下不断传来的桌球碰撞声......
觉色滇乡是飞来寺唯一一间的YHA旅舍,整间旅舍都充满藏族特色。在大堂里有一台桌球,整天都吵个不停,但又充满欢乐。最令我深刻的是一个前台的男生。他帮我登记的时候用广东话问我是否香港人,我说不,是澳门来的。后来跟他聊天才得知他是从广州人,从广州一直旅行到这里,钱花光了便在青旅打工,他还告诉我十二月要到东北去,我愈听愈是羨慕。究竟我甚么时候才能拥有一段这样的旅程呢?一段不设限的旅程;没钱便去打工,存够钱又再出发。一个人走遍神州大陆,再坐火车到欧洲;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没有谁能左右你的去向,只有你自己。哈,梦想太多,或许我只能一声轻嗟,让空气蒸发梦想。


8月15日,在觉色滇乡休息了两天,又再度背起了行囊出发。摸著长期负重的双肩,原来当初只背一两天就嚷痛嚷酸的肩膀在不知不觉间已习惯了这重量。啃了两块饼干就和雷昕,高衡,还有另一个在广州当警察的大哥一起出发。然而我尚未知道,今天等著我的除了无限艰辛还有......
   
从飞来寺开始徒步,沿路除了高山就只有公路。梅里屹立在遥遥的远方,守护著这片土地。云雾缠绕在山间,一切都变得朦朧不清,甚至伸手不见五指。偶尔一辆车在身旁驶过,像是指引著你前方的去路。隨后搭上了一辆拖拉机,感觉像是农村内运载农作物的车;前方的引擎一直"轰隆轰隆"有节奏的作响。我们坐在车箱内(与其说是车箱不如说是大铁盆更为贴切)。强风毫不留情地往脸上拍打,混合著干燥的天气,简直令皮肤快要龟裂。这段路前部分有很多大卡车经过,据说都是要到前方的矿石场取矿然后再运回大理的。我们正正拦了一辆大卡车。藏族司机非常可爱,一上车便问我俩是不是夫妻(奇怪的是为甚么不问是否情侣而是夫妻呢?)。司机把我们放在矿石场附近,这时梅里早已消失在身后。我们便继续徒步,碰巧遇到一帮骑自行车的人,大家便下来聊聊天。来到这里的人都抱著相同的目的,以不同的方式去朝圣。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旅行论坛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62281

早已听说飞来寺到盐井的路不好搭,但真料不到竟然一两个小时也没有车经过。走了大概十来公里,终於看到一辆面包车,我和雷昕当然立即拦车了。谁知道这小小的面包车已经搭了五个背包客,真不知该说司机太好人还是......但我们也没时间考虑太多,就跳上了后车箱。在这狭窄又闷热的空间,大家蜷曲著身体,摇摇晃晃便忍耐过去了。一直到了一个叫佛山乡的地方,司机便把我们全部放下。佛山乡上有个边检站,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边检站,作为港澳同胞的我检查证件又是特別麻烦,但幸好公安也没有太刁难我。这时候距离盐井大概还有五十公里,离开佛山乡后又一直徒步,沿途的风景更是令人百无聊赖。除了左边的澜沧江外能看见的全都是山和脚下的柏油路。当警察的广东大哥一直走在前头,步伐神速、健步如飞;相反拖著沉著脚步的我只好一直跟在后头。这果然是平常没有好好锻鍊身体的恶果啊!


一个多小时后,后方有辆面包车驶过,原来是刚才那辆搭我们的面包车,他们在佛山乡採购了很多食物,而且那几个背包客原封不动地坐在车上,根本挤不下我们三个人。於是雷昕让我先上车,就这样我和他们分手了,他们继续徒步。这一路的奔波体力已经消耗了一半,但肩上仍然压著沉甸甸的背包。不久,司机又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把我们放下。

真正的朝圣之路,在这里才开始。车上有两个来先广州的姐姐,他们看我自己一个小女生就说大家一起走吧,可以互相照应。这番话听得我多么感动啊!但走了不足一公里,他就对我说「小美女,不如你自己一个走前一点吧,你一个人会比较好搭车。」事实上车子是从后方驶来的,要搭的话也是他们先搭上好不好。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你总不能一直依靠別人。既然打从一个人出发时你已抱著必死的决心,那就一个人走吧!「好!」带点怒意的步伐变得急速和失去条理,但不出一会儿身体却诚实地告诉我需要休息。
  
你不能停,一旦停下身体就不会再有动力前进。现在,你只有两条路选择;一是继续走,二是等死。若不是双腿无意识地摆动,你会以为灵魂早已掉进滔滔江河里。其实你从来都不是强者;小时候妈妈总骂你胆小、懦弱、自卑、不敢尝试新事物。因为害怕结果与期望落差,所以选择逃避;害怕面对,你宁愿固步自封。这一刻,你依然是个懦夫(就像人间失格里的主角眼睁睁看著自己妻子被侮辱却不敢作声的弱者),依然是个不敢面对自己,不敢面对前路的胆小鬼。那这趟旅程又有何意义呢?我问自己,不是承诺过自己要变得坚强要变得勇敢吗?我想放弃,小腿肌麻木的毫无知觉,灵魂不过在垂死挣扎。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群开著摩托车的藏民,其中一个对我示意说可以载我到盐井。我二话不说地跳上车,因为疲惫不堪的大脑已经没有多餘精力去考虑安全的问题。车子行驶了五、六公里,天空突然飘起细丝般的雨点,大大小小地拍打著柏油路面,拍打著奔驰在公路上的旅人。

开车的大哥说「下雨了,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我就觉得奇怪,这一路根本没有任何建筑物啊,要去哪避雨呢?车子突然急拐了一个弯,上了木桥。我愈来愈疑惑,他究竟要载我去哪。过了澜沧江,我们停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另一辆车的小伙子指著我的大背包问「你这个包有贵重物品吗?我看你背的很辛苦,我帮你拿一下吧。」虽然是没有甚么重要的东西,可是万一他拿走了我的背,发生了甚么事我要怎么逃啊?「不,不用了,我自己背可以了。」嘴里这样说,但心里却是极度想把这沉重如石的行囊赶快扔掉。开车的大哥似乎还想要继续上坡,我立即下车「不好意思啊大哥,我赶时间,有个朋友在盐井等我。」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旅行论坛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4462281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送你到盐井的,我们先去避一下雨吧。」顿时脑海闪过无限可能;可能他只是出於好意让我去避雨;可能会一去不返,从此消失在人间;可能被姦被杀......种种可能性都牵制著我的脚步。

「谢谢你搭了我一段路,我先走了。」说罢,我转身快步离开。(其实我怕得想拔腿就跑,但一方面又怕他们有所怀疑)

气喘喘的跑回国道214,回头确定他们没有追上来后我才鬆一口气。亦意味著我得要又再徒步。你说过,你条路是自己选择的。家人、朋友都叫你不要去受苦、不要去冒险,但你却偏偏苦苦坚持要一个人出发。此时此刻,我却只想放弃......但你跪著也要把这路走完,除了坚强之外你別无他选。在人跡罕至的山间,你的做的只有一路向北。走过无数公里后,前方又出现一辆摩托车(我这该死的性格真是碰钉了也不怕痛)他示意叫我上车,我又一个屁股坐上车。依我估计这小伙子应该是藏族人,一路上他话並不多,只是问了几句我从哪来之类的问题。半个小时候,他平安地把我送到盐井的安检站,这里是214进藏的入口。当我看见坐在安检站的高衡起来迎接我的时候,我兴奋得犹如在漆黑中看见微弱如丝的光明。

历尽千辛万苦,长途跋涉,我终於到了XZ,到了期盼一年之多的地方;甚至挤不出任何一个形容词来描述现时的心情......我只想好好睡一觉,睡到黎明破晓时......


由於从飞来寺到盐井的路几乎耗了我一半命,所以今天就决定包车去芒康。盬井到芒康大约一百来公里,40元rmb也蛮划算吧,用了两个小时就到芒康。


芒康是川藏线与滇藏线的汇合处,当然旅人更是络绎不绝。这时不过是中午两点,由於时间尚早,我们吃过午饭就开始在村口拦车,看看能不搭上到左贡的车。可是等了几个小时都没一辆车愿意停下,我们便在镇上隨便逛逛,在川府酒店大厅坐坐。大厅上很多从不同地方过来的旅人,有些要到XZ,有些则要南下到云南或向东到四川,我们互相交换著不同的资讯。忘了从甚么人口中得知今晚会有到拉萨的班车从昌都开来,我们可以只坐一段。於是我们一行五个人一直在川府酒店坐著聊天,直到晚上。

说是酒店,但其实也只是一家简单的招待所而已。但我们却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了一整天,大家聊聊天,或是到街上走走看。牆上满是旅人留下的痕跡,我读著读著,就像在读小说一样。不同的文字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连繫,但正正因为这一面牆壁,却把不同的人生集结在一起。

入夜后的芒康非常非常冷,冷得我都磨蹭起手脚来取暖。晚上十点,大街上已经没几个人,只剩小猫两三隻,伴著冷颼颼的寒风和微弱的头顶灯踱步在漆黑之中。我们从镇上走到安检站,等侯前往然鸟的卧铺班车。话说来到这边我最爱就是碰到公安,这边的公安人都很好,会帮我们拦车,或者更简单的纯粹聊天。

波密,进入拉萨前的第二大城市。但我们除了到邮局寄个明信片外便没有作任何停留。旅行最容易忘了时间的存在,在通麦吃了顿午饭后我们又继续上路。从通麦到鲁朗一段,有著"通麦天险"的称誉,因为这段路全都是山路,而且能通过的路面相当狭窄,几乎都是悬崖。一边是高山另一边则是帕隆藏布江。曾经在这段路上很多车子不小心掉进江里,特別是雨季的时候路况极度恶劣,经常出现塌方、泥山流等不同的意外。我们坐在车内亦感到顛簸不断,有时候更会反地心吸力弹起幸好捱过了这段路之后住都是柏油路。

后来雷昕搭了三辆警车,晚上十点才到鲁朗。我问他经过通麦天险感觉爽不,他说那时坐的是越野车,防震功能太好,没啥感觉。我想,纵使大家目的地相同,但过程永远不会一样。他无法体会我坐在细小面包车里一边享受著凹凸不平的路面带来的翻震感觉一边担心著掉进江里的感觉,我亦不会了解他坐在越野车里的舒适感。

距离圣城愈来愈接近之际,我却心有餘悸。是害怕吗?害怕拉萨不如自己想像般神圣、美好?还是害怕到了拉萨后就意味著这段旅程快要结束?我到底在犹豫甚么?被心魔所缠著的双腿想前进却动不了......八月十八日晚,XZ鲁朗,八度。


一路上亦尽是骑自行车到拉萨的人,无论以何种方式到达;或徒步,或搭车;或骑行。我们都抱著相同的目标--圣城拉萨。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拉萨会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朝圣呢?究竟是甚么原因,令到人们历尽艰辛都要到拉萨呢?


走了五、六公里,我们隨便坐在公路旁歇息,我知道这根本算不上甚么,最苦的已经捱过,才几公里又算得上甚么?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有好几辆车从我们身旁驶过,但没有一辆停下来。接下来我瞥见一辆警车从蜿蜒的公路朝我们驶来,因为我还没有坐过警车,所以充满好奇心的我就立刻问雷昕要不搭车,他回我一句隨我便。我就站起来举著大拇指,想不到它真的停了下来。警察大哥二话不说,就挥手示意我们上车,有够豪爽的!我们就蹦进了越野车,这天心情特兴奋,平常都只要雷昕在跟司机聊天,这天我也兴致勃勃的加入了对话中。对话中得知警车大哥也是要到八一镇办事,实在太振奋人心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坐"直达"的便车。之前搭的便车都只能分段搭,这样不仅麻烦,而且还经常要徒步好一段路或是要有搭不到车的准备。

一路上亦尽是骑自行车到拉萨的人,无论以何种方式到达;或徒步,或搭车;或骑行。我们都抱著相同的目标--圣城拉萨。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拉萨会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朝圣呢?究竟是甚么原因,令到人们历尽艰辛都要到拉萨呢?
  

这是你的墓誌铭,还是你的里程碑?多少人为了这个碑,在318上丧失了性命?再高的高山也挡不了他们的雄心壮志,再急的河流也沖不毁他们前方的去路。因为你知道回家是你唯一的路,活著出发就请活著回家。
  
大概中午时分我们才到达八一,八一是在拉萨前一个最大、最现代化的城市。自从离开香格里拉离开之后我就没看过这么现代化的大城市了,终於可洗热水澡,可以不用担心突然停电。这些本来对於我们来说生活必然的条件,现在却显得如此珍贵。放下行李之后我们就去吃午餐,之前说特喜欢这边的警察是原因的。我们不想去饭馆吃,於是雷昕就提议问警察去。果然一问他们都十分热情回答我们附近有甚么好吃的,是当地藏民平常也会去吃的餐馆。

我们分別点了甜茶、土豆牛肉盖浇饭,藏面和酸奶饭。说起酸奶饭,这东西真令我毕生难忘!实在难以置信酸奶和米饭拌在一起再加上黄糖会是何等感觉......我尝了一口就害怕得敬而远之,只能说我们吃不惯啦。

在八一镇也只有睡了一个晚上,八月二十日,我们又怱怱再次上路。从城里走到国道上,这天跟昨天一样只徙步了五、六公里。我一直举著大拇指但都没搭上车,心灰意冷时又有一辆车停车身旁。搭便车就是这么一回事,当你兴奋地伸著手以为会有车停下,却被快速奔驰的车磨灭了本有的热情;但当你垂头丧气时又有一辆车不其然地停在身旁。车上坐著一对藏著夫妻,男的体形很壮,女的很有名星气质。问他们去不去拉萨,他们说去但要先去巴松错。反正我和雷昕是无所谓的,也可以顺便看一下巴松错,就坐进了车内。八一距离巴松错一百二十公里,一路上藏著夫妻里播放著流行的藏语歌和英文歌,夫唱妇隨、一高一低,所以说藏族人真的是能歌善舞啊!中午到了巴松错,但由於巴松错是景区的缘故要收RMB140门票,我和雷昕当然不愿付了。只有那对藏著夫妻到了景区玩,我们就在他的车上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待他们玩完出来之后我们继续行程,到了工布江达他们还请我们吃了个火锅。车子一直奔驰在国道318的路上,从没间断。

满天经幡飘扬,彷彿把你最虔诚的信諗带到天堂。

翻过米拉山口,经过墨竹公卡,沿途也经过松赞干布的出生地。距离拉萨市只有几十公里而已,公路两旁开满了格桑花,骑行者拖著沉著的自行车一步一步前进。我们都打开车窗,向他们挥手叫喊「快到了!快到拉萨了!还有几公里而已,加油啊!」这番话同时亦是对内心的我说,快到了,这个我期盼了一年多的地方。当车子经过拉萨桥,看到布宫背影的瞬间......莫名的感动五臟六腑湧出,我知道我到了。

历时二十二天,十五辆顺风车,第二次一个人旅行,三百六十五天的期盼。多少夜,我在梦里看到祢的背影却不著光;多少天,我在内心吶喊祈祷只为与祢相遇。如今我终於能够完成梦想了,第一次如此坚定不移地肯定自己,我成功了!
 
壞得彻底
赞数 4
译文 7
分享 7
Ta的最新主题
精华推荐
专题推荐
发表评论
@

您还没有登录! 现在登录 立即注册 评论过百赞有奖励哦!
一键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