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翻译:
20年前,西方世界还没有真正将中国视为市场,中国仅仅是西方市场的生产地,确实,因为当时中国是一个穷国,可以提供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但是20年后的今天,中国的经济规模是2000年的十倍,西方世界,至少是明智的西方国家不再认为中国是一个贫穷、低成本的劳动力资产,其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有吸引力的市场。过去,中国为西方制造,今天,中国是西方聚焦的、非常重要的市场。



随着中国中上阶层的快速增长,世界各地企业纷纷涌入,以它们长期服务于西方富裕国家富人的方式迎合中国的新富阶层。从商务接待、旅游、电子商务、美容到更多行业不一而足,中国本土企业和外国企业都在纷纷插旗中国市场,但中央王国还有一个方兴未艾、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巨大行业——体育行业。体育产业是一个全球性的大产业,就这个产业来说,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的体育产业更庞大。
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MLB(职业棒球大联盟)、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HL(国家冰球联盟)分别是全球运动行业最有价值的第一、第二、第四、第六名,每年带来超过300亿美元的收益。但是美国体育并非仅仅是美国的产业,在商品销售、联盟合作关系、电视及流媒体转播版权以及其他收入方面,美国体育联盟实际上在国外赚了不少钱。



对于任何企业来说,中国都是值得深耕的市场,但对于联盟来说,中国还有一些特殊的吸引力。中国不仅是一个很大的、而且相对富裕的国家,Q中国政府还有意愿和兴趣投资外国体育运动,这种投资有助于帮助他们在国际比赛中赢得声誉。美国四大体育联盟中每一个都是世界级的联盟,因此对每项运动的兴趣也就意味着对联盟的兴趣。结果就是每个联盟都运用自己的策略来提高中国人对自己这项运动和联盟的兴趣。
棒球在台湾、韩国和日本都极其受欢迎,所以有理由相信棒球也会在中国大陆受欢迎。尽管如此,结果却证明,中国市场对棒球兴趣缺缺,职业棒球联盟在中国的市场也最小。职棒联盟为吸引中国观众作出的最切实的努力可以追溯到2008年,帕德里斯和道奇队的两场季前赛在北京举行。自那以后,中国棒球的艰难发展一直困扰着他们,与美国职棒的合作运营的中国棒球联赛也于2012年暂停了比赛,2014年重新启动,2016年再次暂停运营,然后于2019年再次启动,而且只有四个队。
美国职棒大联盟在中国还长期运营着三个“发展中心”,中国顶尖棒球运动员会在那里受训练。人们可以在新闻中找到美国职棒联盟作出的各种新的尝试的新闻报道,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在中国发展这项运动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就。这一点可以在微博(中国的顶尖社交网站之一)上看出来,美国职棒联盟的微博只有65万关注者。美国冰球联盟的故事没有明显不同,虽说其作出努力的时间较短。
美国冰球(曲棍球)联盟于2017年在北京和上海举办了国王队和加人队之间的表演赛,然后2018年在北京和深圳举办了棕熊队和火焰队的比赛,这些比赛广受好评,观众也很多,但缺乏后续行动,据报道,因为场地预定问题,2019年在中国没有比赛。不过从那以后,他们加倍努力,于2019年夏派出斯坦利杯冠军Alex Ovechkin前往中国推广这项运动,在北京开设办事处,并招聘中国市场负责人。
然而,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中国对冰球的少量关注主要不是给予美国冰球联盟。世界第二赚钱的冰球联盟,大陆冰球联盟于2016年在中国组建了一支中国冰球队——HC昆仑鸿星队。这支队目前还没有什么杰出的表现,在联盟中平均比赛出勤率最低,但这却意味着相比美国冰球联盟,中国冰球球迷更可能关注大陆冰球联盟。不过美国冰球联盟在中国的参与度似乎也有所提高,从美国冰球联盟在微博上有超过100万关注者可以看出来。
美国橄榄球就有趣了,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在中国建立了真正的粉丝群,虽然规模不大,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粉丝是存在的,尽管事实上职业橄榄球大联盟是四大联盟中唯一在中国没有一场比赛的。尽管有传言说,2020这个赛季会在中国有一场比赛,但这一传言没被证实。但是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的潜力并非来自于在中国的比赛,而在于数字发行。每周腾讯流媒体平台会播放很多比赛,每个比赛平均收视人数超过200万人,而且考虑到时差,中午(美国时间)的直播时间其实是不方便的时间。
这些比赛直播为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带来多少收入尚未可知,但一定不是一点都没有。除了整个联盟的努力外,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为了吸引中国粉丝还是出了特别的招数。其中一招就是,爱国者队的球星汤姆布雷迪一直在学习说中文普通话,他为队里的数字频道举办的一场中文发布会吸引了大量观众,总计超过1500万次观看。同时,这项运动本身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让自己的孩子学习美国体育项目已成为一种身份象征,有12万中国年轻人参加私人橄榄球训练营。
尽管职业橄榄球大联盟要使中国市场成为其业务的相当一部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微博上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吸引的粉丝只比美国冰球联盟略多(133万)。不过四大联赛的最后一个——美国职业篮球联赛现在将中国变成了一个相当大的、至关重要的市场。自1800年代末,美国传教士最初在中国引入篮球。随着20世纪末,中国开始自由化以来,NBA利用了这一点,当时的执行委员大卫斯特恩致力于中国电视转播NBA的比赛。
这一措施吸引了一些粉丝群,但真正的关键时刻发生在2002年。那一年,一位来自上海鲨鱼队的年轻球员进入NBA选秀并被选中,他就是姚明。他很快就引起轰动,并8次进入NBA全明星队。就像他在美国引起轰动一样,他偶尔回到中国也变得更受欢迎,他参加的每一场比赛,都使得NBA的球迷成指数增长,但最终,姚明经历一系列伤病困扰后于2011年退休。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NBA在中国崛起的终结,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虽然最开始,中国球迷可能只是为了看姚明,但最终他们还继续看NBA。在姚明退休后的十年中,中国市场成为NBA业务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每年收入超过5亿美元。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受到2019年10月一张图文推特的威胁,上面写着“争取自由,与香港站在一起”。这涉及到香港抗议,而且通常意味着反北京,但更重要的是,这推文的作者是谁——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
突然之间,交易破裂了、关系中断了、比赛直播被取消了,NBA的中国市场受到威胁,因为人们认为该联盟是反中的。毫不奇怪,出于商业原因,NBA发布了实际上是为莫雷推文道歉的推文。紧接着,NBA既因为莫雷的推文面临来自中国的批评,又因为道歉推文面临来自美国的批评。最终,当此次丑闻被淡忘,关系慢慢恢复了正常,但这突显出美国体育走向中国的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些联盟正在做的是将一种产品卖给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
在全球范围内,体育运动已成为娱乐业的一部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观看相同的电视节目、听同样的歌曲、看同样的电影,不论来自哪个国家、哪种文化,观众越来越同质化。与此同时,中国却不一样。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其他人观看的是不同的电视节目、听不同的音乐、看的电影也不一样。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审查制度和进口政策。例如,有一个电影配额,每年只允许少量外国电影进入中国电影院,但是体育行业不能像其他娱乐一样被对待。
21世纪的体育娱乐体验远不是仅仅看看比赛,实际上完全不需要完整地观看比赛了,体育是一种无所不包的、无脚本、无法预先审查的娱乐体验,这对中国来说是个问题。中国不能像剪辑外国电影一样剪辑掉有损形象的部分,美国的体育与政治本质上是交织在一起的。考略到体育的影响力,许多运动员自然而然会成为政治活动家,这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
在中国,体育就是运动员去比赛,有人会获胜,然后所有人看完就回家。那是因为在中国,娱乐与政治相去甚远。美国体育行业将继续朝着增长在中国市场的征程前进,因为美国体育市场的观众远远不够。同时如果这些联赛能在中国获得真正的成功,他们将不得不做出更多艰难的决定,到底想只作为美国的联盟,还是想成为世界的联盟。